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明星 > 明星

明星表情包侵权分析

admin2023-12-25问候人已围观

简介电视剧《我爱我家》中葛优饰演的计春生瘫痪在沙发上,经典表情包葛优说谎就此诞生。 社交媒体上广泛使用的符号和工具。 许多企业和新媒体平台利用此来制造热度或获取商业利润

电视剧《我爱我家》中葛优饰演的计春生瘫痪在沙发上,经典表情包“葛优说谎”就此诞生。 社交媒体上广泛使用的符号和工具。 许多企业和新媒体平台利用此来制造热度或获取商业利润,从而引发不少侵权纠纷。 例如,2016年,艺龙网在其官方微博上使用表情包进行广告。 最终,法院认为涉案微博侵犯葛优肖像权,责令该网站赔偿7.5万元,并赔礼道歉; ①2022年,浙江省永康市石国邦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还擅自使用14张带有葛优肖像的剧照进行商业宣传,最终赔偿葛优经济损失及维权费用共计7300元。 ②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。 近年来,以“葛优”为诉讼标的的案件已达上千件,涉及“葛优烈”表情包纠纷的文件达600多份,胜诉率接近100%。

2023年2月4日,北京互联网法院公告向B站关联公司上海魔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送达起诉书副本及法院传票。关联案件为葛优纠纷案。以及本公司的网络侵权责任。 未公布。 不过,据相关人士透露,这可能与二代视频涉嫌商业用途有关。 B站出品的官方编辑平台“笔尖”App上,有不少关于明星的“热贴”。 其中,“葛优烈”也在名单之中,B站及相关up主或将面临集体诉讼。 此前,葛友方表示,“葛友烈”的照片可以调侃,但不能用于商业活动,未经许可进行商业宣传是对肖像权的侵犯。 3月16日,昆明航空承认七年前未经葛优许可,在微信推文中使用“葛优烈”表情包,侵犯了葛优胜的肖像权,因此发表致歉声明。 ③由此,该表情包的侵权问题再次引发关注。

事实上,涉及“葛优烈”的名人表情案例还有很多。 从众多的明星表情侵权案件来看,使用已转化为作品的明星肖像不仅涉及侵犯明星本人的肖像权、姓名权、名誉权,还可能侵犯肖像照片的著作权。

1、使用名人肖像制作的表情可能侵犯名人的肖像权、姓名权。

我国《民法典》第1018条、第1019条规定,自然人享有肖像权,有权依法制作、使用、出版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肖像; 肖像。 即使在影视作品中,其角色的肖像权也属于明星。 未经他人同意,制作、使用、传播他人肖像,原则上属于侵犯他人肖像权的行为。 如前所述,艺龙网和哔哩哔哩的行为均属于未经名人同意,利用名人肖像牟利的行为,侵犯了名人的肖像权。 其中,艺龙网不仅使用了7张葛优肖像照,共计18次,还特别提及“葛优”这个名字,其宣传内容还涉及与该网站业务相关的酒店预订,这显然构成商业用途,可能侵犯葛优的姓名权。 我国民法典第1014条规定,“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干涉、盗用、假冒等方式侵犯他人的姓名或者名称权”,否则将追究民事责任。

2、不合理使用明星表情包也可能侵犯明星名誉权

我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:“公民享有名誉权。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侮辱、诽谤等方式侵犯他人名誉权。” 表情包用户在新媒体平台上利用恶搞、抹黑制作表情,给他人带来负面影响,是侵犯名誉权的表现,必须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。 比如演员周杰在《还珠格格》中饰演“富尔康”一角,就被网友恶搞成各种表情包:“鼻孔大”、“伸手怒吼”、“尔康手”。 周杰虽然没有起诉,但他在接受《立场》节目采访时明确表示,“这是一种不尊重、丧失尊严、丧失身份的行为,是一种丑陋的内心表达,是一种道德的腐败。” ” ④演员张翰曾在湖南卫视《新闻晚会》节目中表示,网友的恶搞表情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,有时他必须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 可见,这些恶搞明星表情包的行为极大地侵犯了明星的名誉权。

与普通人相比,明星作为公众人物,其隐私权和肖像权的保护受到一定的限制,并转让了一些自己的权利,但这并不意味着明星没有隐私权或肖像权,而是它意味着公众人物肖像的使用可以被限制在合理的范围内。 不专门恶搞、丑化、侮辱名人肖像,不以营利为目的,仅用于表达情感的名人表情包的使用行为是可以允许的,但一旦涉及营利、侮辱内容,就濒临崩溃。的侵权行为。 如果葛优是普通公民,那么这项权利的限制就会更高,无论以何种形式、性质使用肖像,都必须事先征得肖像本人的同意。

3、在制作、使用名人表情包的过程中,还可能侵犯名人肖像照片著作权人和影视剧著作权人的著作权

2019年,随着电视剧《都挺好》的热播,苏大强的角色迅速走红,苏大强的一系列卡通动漫表情包也迅速走红网络。 各大电视节目、商业广告、微博营销号也竞相改编苏大强表情包。 那么,当网民和商家使用这个表情包时,谁受到了侵权呢?

苏大强的人物形象是《都挺好》制片人的产物,表情包若要商用,必须先征得原版权人(《都挺好》制片人)的同意; 其次,苏大强卡通形象的表情包是由自媒体人刘某创作的,融入了她原创的智力成果。 商业使用前,应取得刘本人的授权同意; 最后,无论是使用剧中苏大强的形象进行宣传,还是采用的卡通形象,其原型就是倪大红。 因此,在广告文案或衍生产品中使用该表情包前应征得倪大红的同意(剧组宣传电视剧的情况除外)。 刘在制作苏大强的卡通表情包之前,并没有征得《都挺好》制片人和倪大红本人的同意。 当网民传播这些表情符号时,刘某曾表示“不介意”自己的版权,但实际上侵权作品的作者被排除在版权之外。 刘某的行为不仅涉嫌侵犯倪大红的人身权,还可能侵犯《都挺好》制作方的著作权。

总之,网络技术的发展催生了“表情包”这个有趣的东西。 在明星表情包的制作和传播过程中,必须收紧这串法律。 维权,甚至引发诉讼纠纷。

笔记:

①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(2018)京01民终97号民事判决书。

②参见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(2022)京04民终434号民事判决书。

③《昆明航空向葛优致歉:7年前擅自使用照片作插画》,腾讯网。

④《周杰对“尔康表情包”很生气:“这是一种丑陋的内心表达”》,新浪财经。

作者为西南政法大学广播影视与新媒体研究院院长、教授陈小春,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刘欢、吴亚男政治学和法学。

很赞哦! ()